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媒体聚焦

廉政瞭望:一线纪检人揭秘--如何护航脱贫攻坚

文章来源:廉政瞭望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04日

  南部县纪委纪检监察室主任马未寒晚饭后的工作从8点半开始:催促40个巡察组上报情况、梳理所有问题情况、制成《南部县“脱贫攻坚”巡察快讯》。“每天一期,七八页,多的时候十几页,梳理问题最耗时间。”

 

  记者粗略翻了一下,快讯既有问题反映,也有扶贫动态。这些信息不完全是问题线索,但扶贫监督容不得半点马虎,必须足够细致,比如某某对脱贫信心不足、某某家厨房设施不完善……

 

  “就是要从小处堵住违纪的可能性。”马未寒称。

 

  午夜12点,巡察组情况上报截止时间。马未寒将快讯印出来后,要在3点前送到县委领导班子信箱中,以便一上班就处理这些问题,然后匆忙回家休息。第二天一早,她仍需按时上班,还有一天的巡察任务等着。

 

  今年以来,她和40个巡察组忙碌在扶贫监督检查路上,每天如斯,只有清明和端午稍微休整了3天。

 

  2016年,中央和省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首次突破1000亿元。这一年,全国检察机关立案侦查该领域职务犯罪1892人,比上年翻了一番,多发生在扶贫“最后一公里”上。精准扶贫显然更要精准监督。

 

  去年以来,四川不止南部县纪委监督在扶贫一线,南充市由纪检干部带队组成督导组、脱产蹲点监督脱贫攻坚,其他市(州)纪检机关也纷纷挺纪在前,有压力、定力,更有动力。

 

  压力:到一线去全覆盖

 

  去年4月开始,南充市纪委宣传部部长罗伟脱产到顺庆区巡察脱贫攻坚,虽然规定是在区县蹲点,但“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各乡镇、村里跑。不沉到一线,接触群众,有些‘微腐败’就发现不了”。

 

  一次下乡核查线索,川北一县纪委干部李铭在路上请一名50多岁的农村保洁员上车,帮忙指路。“当时是七月,太阳大,她晒得黝黑,又瘦小,一看就是个老实人,开始还怕弄脏了车。”

 

  农村保洁员是当地脱贫攻坚中开发的公益性岗位。李铭随手翻出资料,找到这名老太太的名字,保洁员每个月650元,也是她签的字,“但她说每次村干部都要扣200块钱下来。我就问‘你签的是650,只拿450,不知道不签啊’。她只说‘要是不签,他们就不让我做,450都没有’。那是一种无力。”

 

  果然,后来这名老太太看见李铭与村干部交流,匆匆扫了几下马路,就躲在一边去了。

 

  在李铭看来,随着脱贫攻坚高压态势形成,动辄上百万的“蚁贪”也许会减少——审计署今年对158个贫困县扶贫审计结果显示,有问题资金占比从2012年36.3%下降到7.93%——但200元的雁过拔毛未必能立即杜绝。

 

文内图片模板.jpg

  “这类‘微腐败’嵌在整个乡村社会里面,与人情、世俗等等融在一起,不管是监督还是查处,都是在与某种劣根性作斗争。”李铭坦言,不能在办公室坐等这类线索上门,必须在一线“瞪大眼睛、拉长耳朵”,不然就会错过上面的保洁员。

 

  这明显是纪委在自加压力。

 

  “大小凉山作为全省脱贫攻坚最艰巨的战场之一,单就一个县来说,每年扶贫资金总量多则四五千万元,少则两三千万元,项目数量多则上千。”一名县纪委干部称,每个项目都检查一遍,相当于要核查上千条线索。

 

  即便如是,冕宁县乃至整个凉山州在扶贫资金大检查中均是“全覆盖”。

 

  “都是买树,树大树小不一样,种植密度大小也不一样。怎么办?只有一棵树一棵树地数。方法虽然有点笨,但管用。”冕宁县纪委党风室主任李俊年初参加了对一个乡镇扶贫资金的检查。查三建五改时,他与同事拉皮尺量了每面墙,以便计算工程量。

 

  定力:等不得、慢不得、软不得

 

  去年底,南充一纪检干部到乡镇蹲点监督扶贫,刚进会议室准备开会布置检查,当地镇长就称兄道弟地叫开了。

 

  “平时关系比较熟,当时让我很尴尬,他可能是想着与我套近乎。”该纪检干部坦言,问题的关键在于,不能让他觉得自己会照顾面子手下留情,“搞监督不能抹不开面子、掺杂私人感情,于是我专门找他,正式约谈了一次。”

 

  该纪检干部坦言,扶贫领域“微腐败”多在“最后一公里”,案件本身链条短、问题不复杂,但“最后一公里”人情最浓,考校着纪检干部的思想政治水平,尤需定力。

 

  他所在督导组在该乡镇呆了整整一周,“比其他地方都长,发现的问题一个没有手下留情。”

 

  为防止面子关、人情关,南充所有督导组自发规定,工作期间每餐必须到食堂吃。

 

  脱贫攻坚是硬仗,四川作为全国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6个省份之一,等不得、慢不得,更软不得,必须要有坚定的定力,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,把问题消灭在萌芽中。

 

文内图片模板1.jpg

 

  6月南充一纪检干部下基层监督脱贫攻坚,偶遇滑坡,不得不用手清理道路。

 

  年初,凉山州纪委副书记李英刚带队对一个县扶贫资金进行大检查。“检查中发现,当地曾查处过数起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资金的案子。我回来把全州数据一查,全州2015年以来,就这个问题立案23件,处分了39人,涵盖9个县市。”

 

  这些案例,有以集体研究为由违规均分的、有截留挪用的,总之问题涵盖面广,金额不小。李英立即意识到,这里机制制度上可能存在漏洞,“不然怎么会屡查屡犯啊”。

 

  6月19日,凉山州纪委向州农牧局发出了一份纪律检查建议书,建议整改、健全制度。

 

  “当时拿出数据后,州农牧局也感到意外。他们潜意识认为凉山草原不多,没想到这块资金会出这么多问题。”李英强调,“要让干部特别是镇村基层干部认识到不足、接受到教育,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,而不是一棍子打死。”

 

  动力:守护信任和希望

 

  马未寒第一次到贫困户张凤家的时候,所见情况让她吃惊,“房子已经成了危房,灶也塌了。”

 

  “我家这近十年,每一间屋都死了一个人,哪有心情去打整房子,也没有钱。”张凤一家五口人,孩子还在读高中,公婆前几年去世不久,丈夫又患上癌症,留下10万多元欠债。2014年张凤丈夫去世,她靠打零工维持孩子上学,对生活已经不抱多大希望,扔下房子,寄居在亲戚家。

 

  2014年后,张凤被评为贫困户,房子纳入“五改三建”范围。“她长期不在家,工程进展缓慢。”马未寒检查时,张凤还告诉她,“去年国家给贫困户‘四小工程’的4000元钱,我只拿到3000元。”

 

  马未寒当天就将这一问题纳入巡察快讯。

 

  不到一个月,张凤突然发短信来说:“余下的1000元这次给我了哦,乡上和村上也在积极帮我修房子……让本对生活没有希望的我,重新有了希望。”

 

  中国人家的概念更多是物化为房子,有房子就有希望。马未寒将短信截屏保存下来,“有时太累了就翻出来看看。”这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 

  随着脱贫攻坚推进,会有越来越多资金投入,四川仅2015年来自中央和省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就高达52.77亿元,未必每一分钱都是在救命,但一定能孕育一个希望。

 

  李铭蹲点监督一年,见过有贫困户再穷,也将家里外收拾得干干净净,精气神都很足。“不管哪种,接触越久,越能感受到他们对我们党、对纪检干部的信任。”

 

  在处理村干部每个月强扣保洁员200元钱的案件时,他不想给那名保洁员添麻烦,没再向她核实情况,而是通过其他途径查清了问题。“如果公开找她核实,即便村干部受到相应处理,真有可能如她所言,这个岗位就没了。虽然帮了她,但也可能会辜负了她的信任。”(应被采访者要求,本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)